<sup id="z5gt3"></sup>

<dl id="z5gt3"></dl>
<progress id="z5gt3"><tr id="z5gt3"></tr></progress>
    <div id="z5gt3"></div>
    <div id="z5gt3"><ol id="z5gt3"></ol></div>

    <progress id="z5gt3"><tr id="z5gt3"></tr></progress><em id="z5gt3"></em>

          报协简介 信息技术委员会 广告委员会 发行委员会 计划财务委员会 经济研究委员会 印刷物资委员会 行业报委员会 保障服务委员会 新媒体委员会
          滚动新闻

          报业人物

          眼光与脚步——访人民网原总裁何加正

          2016-07-14

          人民网原总裁何加正

            核心阅读

            刚出校门的年轻人,都会面临困难。最重要的是善于学习,特别是善于在实践中学习,善于把书本知识尽快转化为实践能力。

            一个人的价值在于做成的事业,而不在于荣誉多少、地位高低、职务多大。我每天想到的就是如何把工作做好,做出实绩,做出成效。

            当时只有一个信念: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不能让任何人、任?#38382;?#38459;挡住?#19994;?#33050;步。只要我在这里,就一定要带领人民网冲出去。

            上市只是人民网发展的一个阶梯,只是一个新的开始。?#19994;?#26102;有一个梦想,就是要把人民网做成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人民网一定要真正?#19994;?#20855;有创新意义的互联网媒体盈利和发展模式。

            在社会转?#25512;冢?#20010;人价值已经无法再被统一标定,每个人都想活出自?#28023;?#21364;又面临不同的约束。只?#24515;?#20123;眼光远大、目标明确、步履不停、甘之如饴的人,才能勇往直前。

            “做?#34385;椋?#21482;要一门心思,忘我而?#24230;耄?#23601;能成功;当然,前提是路要走得正。”笔者一直在回味何加正说这句话时的坚定表情。有人问一位艺术家,该如何面对因从事艺术而导致的失去甚至牺牲?艺术?#19968;?#31572;?#20309;?#19968;门心思在艺术上,不知道有?#35009;?#22833;去或牺牲。这使笔者立刻对上了眼前的这个人。

            何加正,人民网原总裁、人民日报高级编辑。这样一位传统纸媒出身、曾以农村经济报道见长的文字记者,主持人民网工作十年,把人民网从人民日报网络版做成国内外具有重要影响的网络媒体,并力推其走向资本市场,最终促使其成功上市。这个成功跨界的新闻前辈一直吸引着笔者,总想一探究竟。何加正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

          2009年3月,俄罗斯时任副总理茹科夫在莫斯科与时任人民网总裁何加正合影。

            从前辈那里学到了责任和担当

            谈起刚到人民日报社的往事,何加正平静地说:"任何刚出校门,进入工作的年轻人,都会面临困难。最重要的是善于学习,特别是善于在实践中学习,善于把书本知识尽快转化为实践能力。周边的同事也很重要,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在这方面比较?#20197;恕?

            回忆往事,历历在目。当时人民日报经济部农村组负责人李克林对刚毕业的何加正说:"你就跟着老?#24433;傘?老钟是钟立?#28023;?#24403;时号称是人民日报编辑部"两支笔"之一。"钟立群是个有'编辑瘾'的人,文章经过他的手,就像水洗过一样。严谨和认真,对我们初入行的年轻人非常重要"。

            另一位对何加正影响较大的是曾经的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后来的经济日报总编辑安岗。粉碎"四人帮"后,全国农业机械化会议在山东首开。刚出校门不久的何加正?#34892;?#36319;随安岗等前往。一般情况下,这种会议就是报报精神,最多加上评论。但安岗却出了另外一个题目:"潍坊能成为中国的动力之乡吗?"安岗说:"小何,你去查查英国的曼彻斯特和美国的底特律。"那?#26412;?#26159;钻图书馆、资料室。经过一番努力,文章写成了,安岗立即让他交给老编辑郭龙春。郭是当时人民日报编辑部"两支笔"中的另一支笔。文章改动不多,定稿了。后?#20174;?#20110;大的政治气候变化(反"洋跃进"),没有发表。但这次锻炼给何加正的新闻生涯开了一个非常好的头。"使我一下子有了国际视野和宏观思维,养成了站在国家发展的全局来审视新闻报道的思维习惯"。

            有人说,人民日报社论不好读。何加正说,从文风上看,社论确实有改进的余地。但你去写的时候就会发现,还真是不容易写。即使你有较高的理论水平,也不一定能写好社论。你必须了解情况,深入实际。既要领会中央精神,又要深入了解社会现实,话才能说到点子上。就个人得失来说,专业部门的编辑写社论、评论,是吃苦不讨好的事,但何加正乐此不疲。写社论、评论,对新闻人锻炼是全面的,对他日后的工作影响很大。

            早年人民日报编辑部的氛围深刻地影响了何加正。"当时经济部农村组,有李克林这样一批新闻工作者,他们的作风、胸?#22330;?#20026;人,对我影响很大。他们是真正的忧国忧民者、奉献者,很少看到他?#24378;?#34385;个人得失。从他们身上我学到责任感和担?#20445;?#23398;到了很多"。

            何加正说,说来也怪,一些刚到报社的毕业生,进入其他领域很快,而进入农村报道往往很慢,甚至需要?#25913;?#26102;间。这也许?#22242;?#26449;的复?#26377;?#26377;关。他认为,只有真正了解农村,才会对国情有所把握。一个合格的农村报道记者,可以顺利地从事其他领域报道;反之,从事其他领域报道的人,却较难一下子进入农村报道。"那个年代,?#32422;?#32773;所报道领域的专业知识水平要求很高,我始终认为,如果一个新闻工作者不是自?#26680;?#25253;道领域的专?#19968;?#34892;家,很难把?#34385;?#35828;到点子上,也很难做出成绩"。

            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荣誉多少

            说起荣誉,何加正说,"我更看重工作实绩,?#38750;?#20107;业成功。荣誉都是虚的,一个人的价值在于做成的事业,而不在于荣誉多少、地位高低、职务多大。我每天想到的就是如何把工作做好,做出实绩,做出成效。"他讲了一段小插曲:申报范长江新闻?#20445;?#36215;初他马马虎虎就把申报材料交了上去。"报社一位领导看?#35762;?#26009;后给我来电话,老何,范长江新闻?#34987;?#26159;不一样的,你还是稍微重视一点好。"第三届范长江新闻奖把?#31227;?#19978;了。当然,受到表扬心里是高兴的,但仅此而已。"

            何加正在告别人民网的会上曾这样讲:"我1974年到人民日报,在经济部工作了26年,从当一个小编辑开始,选稿、编稿、处理稿,上夜班,当时农村组稿件都是一麻袋一麻袋的,我们这些年轻人,也包括一些老同志,每天很多工作都是翻麻袋,在稿子中'淘金',然后编辑、上版。工作很琐碎,但是培养了我们'为他人做嫁衣'的品质。后来当了组长、主编、副主任,一直到主持经济部全面工作。在经济部更多是写社论、评论员文章,这是当时?#21592;?#36753;记者水平和能力最重要的衡量标准。在那个改革开放的年代,农村是最?#25226;兀?#27599;天?#21152;?#26032;鲜事物,人民日报要发?#20013;?#32463;验、新问题,及时发表社论和?#26376;邸?#37027;时编辑、记者非常关注基层,从中发现好题目,然后写评论。"

            中国新闻奖特别奖和一等奖、二等奖、三等?#20445;约?#33539;长江新闻奖等,何加正获得的这些荣誉,足够他骄傲一辈子。然而,在党报发展急需突破的2000年,他选择将荣誉"压箱底",服从组织?#25165;牛?#20840;身心?#24230;?#21040;当时名不见经传的人民日报网络事业中。

          2008年7月6日,何加正欢迎成龙做客人民网。

            "只要我在这里,就要带领人民网冲出去"

            2000年6月1日晚,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许中田打电话给何加正:"你明天必须到网络版上班。我召集了中层干部9点准时开会。"在会上,许中田宣?#21152;?#20309;加正负责网络版全面工作。

            "我算是中国较早的一批网民,1995年、1996年触网,感觉互联网很神奇。就拿台湾领导人选举来说,当时借助网络,实时跟踪了选举全过程,这让我领略了互联网魅力。"然而来到网络版后,发?#20013;?#22810;"神奇之处"还没实现。"我感到网络版新闻报道不足,频道也太少,局限性很大",缺少装新闻的"筐",于是立即着手改版。"筐"多了,内容丰富了许多。但还是觉得不行,紧接着?#32440;?#34892;第二次改版。改版后的网络版,频道增加,?#25913;?#20016;富,编辑策划也多了。何加正发?#20013;?#28010;的新闻能回帖,可以链接相关报道,而人民网却难做到。"我一下子觉得刚改过版的人民网还有很多局限。"尤其是不同板块的内容无法互相利用,加上流程奇慢,编辑怨气很大。何加正进行认真调研,逐步?#19994;?#30151;结所在。

            "虽然进行了两次改版,但说句实话,改完以后还是达不到?#19994;?#35201;求。"在实践中何加正逐渐搞清了互联网后台和前台的关系。"我是平面媒体的思维,而互联网是立体的东西,后面有大量流程支撑,后台流程的设置决定着前台呈现。"

            搞懂了这些,何加正大刀阔斧地带领人民网第三次改版,借鉴其他网站先进的流程,花了一年多时间,彻底改造了技术平台。直到今天,人民网还是用的这个技术平台。当然,每年都在完善提高,后来成为专利。

            回忆这次大改版,何加正仍然感叹,"多少个不眠之夜,由于内部体制原因,工作进展不?#24120;?#26377;时着急生气,还拍过桌子。当时只有一个信念: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不能让任何人、任?#38382;?#38459;挡住?#19994;?#33050;步。只要我在这里,就一定要带领人民网冲出去。人民网的这套技术架构,是我比较骄傲的一点。"

            当时人民网还叫人民日报网络版,对外称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影响力和知名度都很低。何加正说:"?#19994;?#19968;次出差,介绍自己是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副主任,人家问网络中心是架线的吗?我说人民网,没人知道。"这刺激了何加正。"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人民网带到我们每个人出去?#20445;?#37117;可以自豪地说我是人民网的。"当何加正离开人民网时问员工:"?#19994;?#30446;标实?#33267;?#21527;?"大家说:"实?#33267;恕?这对他是极大的安慰。

            十年磨一剑打牢人民网基础

            有人问过何加正,你去人民网,在人民日报有失去的,后悔吗?#20811;?#35828;,不后悔。在人民网十年,作为总裁,何加正拿的薪酬和编辑部门一样。他说:"当时真的没有更多考虑这些。脑子里每天想的就是怎么让人民网冲出去。这也许是我赢得大家信任的原因吧。能做事业的人很多,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你能不能把个人利益置之度外,能不能全身心?#24230;?#21040;这个事业中来。"

            何加正已记不清他带领下的人民网,创造过多少个第一。

            2002年、2003年,由于体制等原因,人民网步入发展低谷。与此同?#20445;值?#32593;发展突飞猛进,内忧外患。2003年6月,人民日报社编委会确定何加正为人民网第一责任人。"担子很重,压力很大,但那时我没有任何信心上的动摇,我认为人民网肯定可以做好。"

            何加正对人民网进行了全面改革,重建组织架构,进行人事制度改革。当时有事业编、社聘、网聘,身份不同,影响积极性,必须消除身份区别,完善领导班子,竞聘上岗,给想干事能干事的人提供舞台。这次改革对人民网未来的发展起了关键作用。"大厦的基础必须做得很牢。"这次改革后,人民网的经营收入也上来了。

            何加正说:"我一直在思考人民网要做成?#35009;?#26679;的网站?"他提出了"权威性、大众化、公信力"的办网宗旨,要求并指导员工在权威性和大众化的结合点上找突?#30130;?#25552;出"权威实力,源自人民"的基本思想。何加正曾撰文,要将人民网打造成为网上最具权威性的主流媒体。按照这个思路,人民网在创建人大新闻网后,相?#25506;?#25104;全国政协、全国妇联、总工会等网?#23613;?#26368;重要的是创建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10年6月20日,胡锦涛来人民网?#20445;?#31532;一站就是先看党网。""人民网用十年时间奠定了在中国网络媒体中无法撼动的地位。"

            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有人说,是中央把人民网做试点,人民网才上的市。人民网上市三年多了,何加正问,为?#35009;?#21644;人民网同类型的其他网站还没有上市?是中央没有让它们做试点?#20811;?#35828;,上市是需要早做准备的,是需要时间的。

            "2004年机构改革?#20445;业?#30446;标就是上市。我提出人事制度并轨,要求财务部门按照上市公司的标准来做。因为心中有上市目标。只是时机不成熟,没有公开说出来。2006年和社领导专门探讨人民网打包上市,得到领导的首肯。没有长期的准备,能做到说上市就上?#26032;穡?"那年人事局说给人民网50多个事业编?#30130;?#25105;说,现在不用,你给我留着。为?#35009;矗康?#26102;感觉,事业编多了对上市可能是拖累。2004年,组建自己的财务,要求按上市公司的标准做,要清清楚楚,明明?#35013;住?

            2009年,中央确定十家网站作为转企改制试点,条件成熟可以上市。何加正?#32769;?#26080;比,第一个积极响应,认为机会终于等到了,必须紧紧抓住,决不能错失良机。他很快为人民网确定了三个目标原则:一是必须转企改制争取上市;二是必须争取第一个上市,只能第一,不能第二;三是转企改制和上市工作?#35762;讲?#25104;一步走。"我心里清楚,人民网是当时唯一符合上市条件的网络媒体。必须第一家上市,第一和第二,影响大不一样。"何加正的想法,得到了报社编委会支持。

            紧接着,何加正在人民网成立转企改制上市工作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他任组长。国内一流的证券公?#23613;?#36130;务公?#23613;?#24459;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于2009年11月进驻人民网,帮助人民网转企改制和做上市准备工作。那时每天下午5点开会,当即解决上?#20449;?#21040;的问题,工作日天天如此,无一例外,?#20013;?#20102;大半年,一直到2010年6月20日,宣布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何加正退出了人民网的班子离开人民网。其间,逐步解决了关联交?#20303;?#21516;业竞争等上市公司必须解决的问题。同时根据文件精神,邀请国有大?#25512;?#19994;作为股东,参与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改造。何加正马不停蹄亲自跑中宣部、国新办等,直至股份有限公司成立。

            退休后,何加正听说人民网上市要推迟。2012年4月,何加正退休近两年后,人民网在上交所成功挂牌。何加正说,"上市只是人民网发展的一个阶梯,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并不是我?#38750;?#30340;结果。?#19994;?#26102;有一个梦想,就是要把人民网做成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人民网一定要真正?#19994;?#20855;有创新意义的互联网媒体盈利和发展模式。还有大?#24247;?#24037;作没来得及做,?#19994;?#26790;想没有实现,有点遗憾。"

            作为中央重点新闻网站的负责人,面对员工因为工作失误被上级批评写检查?#20445;?#20309;加正会直接打电话安慰最基层的编辑。"责任我来承担,你放下包袱,安心工作,人民网这么大,不出点儿?#34385;?#26159;不可能的,关键是吸取教?#25285;?#19981;犯同样的错误。"十年,他对员工总是真情实意。退休?#20445;?#20309;加正给人民网全体员工发了一封道别信,最后提到"我一?#26412;?#24471;自己脾气不错,在人民网却跟几位同事拍桌子了,在这里向大?#19994;?#27465;",有人留言:"被何总拍桌子,也是一?#20013;?#31119;!"其后,跟帖数百条,条条情真意?#26657;?#19968;片感激之情。何加正看后激动不已,没想到自己得到员工如此厚爱。

            现在,人民网的许多员工,提起何加正都喊"何老总"。说起那封告别信,仍有人泪湿眼眶。

            有人说,何老总伟大,人民网在那十年突出重围,成为权威媒体;有人说何老总人生完美,因为他家庭美满、事业成功、深受员工爱戴……

            但业界也有人说何加正开了个"?#20302;?。何加正的结局,让许多人意识到文化体制改革的局限,有人因此不想推进改革……

            退出人民网后,互联网情结未了,何加正又创办了邻里中国网,做得有声有色。采?#23186;?#26463;,笔者被这位首次见面的何老总深深感动。

            在社会转?#25512;冢?#20010;人价值已经无法再被统一标定,每个人都想活出自?#28023;?#21364;又面临不同的约束。大多数人在意识到"个人力?#24247;拿?#23567;"或者"牺牲太大"后,会选择退回人群。只?#24515;?#20123;眼光远大、目标明确、步履不停、甘之如饴的人,才能勇往直前。

            (作者单位:刘春云,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28023;?#21490;江民,人民网)

          上海市报业协会会长吴芝麟、常务副秘书长陈晓虹、市报协经济研究委员会主任李翔、计划财务委员会主任陈贤等向石国雄介绍上海报业和市报协发展规划。(图)

          中国报协驻会副会长石国雄来上海市报协调研(图)

          北京pk10几点开奖
          <sup id="z5gt3"></sup>

          <dl id="z5gt3"></dl>
          <progress id="z5gt3"><tr id="z5gt3"></tr></progress>
            <div id="z5gt3"></div>
            <div id="z5gt3"><ol id="z5gt3"></ol></div>

            <progress id="z5gt3"><tr id="z5gt3"></tr></progress><em id="z5gt3"></em>

                  <sup id="z5gt3"></sup>

                  <dl id="z5gt3"></dl>
                  <progress id="z5gt3"><tr id="z5gt3"></tr></progress>
                    <div id="z5gt3"></div>
                    <div id="z5gt3"><ol id="z5gt3"></ol></div>

                    <progress id="z5gt3"><tr id="z5gt3"></tr></progress><em id="z5gt3"></em>